爱东莞爱生活爱家人
  • 吕业升接受媒体专访 谈“东莞突围”之道
  • 2017-03-06  阅读:6992
  •    东莞,被誉为“世界工厂”,其对外依存度曾超过400%,近几年在220%徘徊,去年为160%,有经贸往来的国家和地区超过120多个——可谓站在国际化浪潮上的高度外向型城市。2016年,东莞的GDP达到6827.67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8.1%;全市进出口总额达11416亿元人民币,比上年增长9.8%。毫无疑问,东莞是经济全球化的贡献者和受益者。

      然而,当前,“逆全球化”论调不时出现,贸易保护主义大有兴风作浪之势。此时,这座“世界工厂”又将如何出招应对?

      春节前,东莞市委书记、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吕业升接受了记者专访。从他的言语中,可以感受到东莞面临着转型升级的压力,但更能感受到东莞“突出重围”的底气和信心。

      今年开始,东莞计划按民营制造企业、加工贸易企业、已上市或已挂“新三板”企业、高成长性高新技术企业四个类别,各选取50家共约200家企业,通过 “一企一策”,力促这些企业在“十三五”期间实现收入和资产等规模指标,以及利润和纳税等效益指标的“倍增”,并带动面上存量企业的倍增,走上高效集约发展道路。东莞将此方案称为——重点企业规模与效益“倍增计划”。这也是“世界工厂”在“逆全球化”态势中的突围之道。

      东莞要通过未来五年的努力,实现GDP达到万亿元人民币,奋力在更高起点上实现更高水平发展、率先迈上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新征程。

      制约东莞发展之“六个双重”

      当前,土地、资源、环境对东莞经济发展的瓶颈制约越来越突出。土地开发已逼近上限,按传统粗放的发展模式与路径,东莞几乎没有再往上走的空间。

      数据显示,到2030年东莞总规建设规模是1190平方公里,而2015年东莞的土地使用面积已达到1140平方公里。在土地要素红利消失殆尽的情况下,又遇到国内外经济下行,大规模投资来拉动高增长的模式也难以为继,东莞要实现GDP万亿元的目标,只有依靠创新驱动、集约发展、提高附加值之路。  

      去年7月至9月,东莞开展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大调研。之后,吕业升用“六个双重”阐述东莞面临的挑战:一是高端制造回流和低端市场分流的“双重挤压”,二是区位优势弱化和城市竞争加剧的“双重困境”,三是开发强度偏高和生态负荷过重的“双重约束”,四是“三驾马车”减速和动能转换胶着的“双重风险”,五是化解社会矛盾和消除安全隐患的“双重挑战”,六是推进深度转型和锻造一流队伍的“双重考验”。

      作为全球知名的“中国制造”指标性城市,2007年开始,东莞制造业对国际市场供求变化更加敏感。从那时起,东莞已经走上转型升级之路。以台资企业为例,过去5年东莞台资企业因外迁或关闭所影响的投资额度是9.8亿美元,而同期转入东莞的台企投资,额度为38.3亿美元,入远多于出。

      “这一进一出,客观上是一轮产业升级,我们抓住了机会!”吕业升介绍,东莞传统产业十年更迭,腾出了大量的土地、厂房、资本和高素质工人,这反倒促成深圳、广州众多高品质企业的落地,让东莞逐步开始摆脱对低地价低工资的要素依赖,获得科技创新的支撑引领。数据显示,与2011年比,2016年东莞的先进制造业、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分别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48.5%38%,提高6.69.3个百分点。

      “这个增长,主要集聚在电子信息产业链上,现代产业的体系性特点仍有不足。”吕业升说,增速快的是互联网及相关服务业、软件及信息技术服务业,但这些产业的企业数量和产值规模占比不大,东莞仍缺乏有代表性的大型行业骨干企业作支撑,仍未逾越“中等收入陷阱”。

      “‘中等收入陷阱’不仅仅是指数字,经济不转型、结构不优化,跨过去也会掉下来。”吕业升表示,去年东莞人均生产总值已突破1.2万美元,接近高收入国家或地区水平,但并不意味着已经迈过“陷阱”。

      对东莞而言,如何用新动能的增长部分,弥补旧动能萎缩下形成的缺口,压力和挑战依然很大。2016年李克强总理视察广东,对“东莞制造”提出了“让新动能逐步挑起大梁,旧动能不断焕发生机”的殷切期盼,“这是中央领导给东莞布置下来的一道考题”。

      创新驱动 东莞企业更加融入全球

      “答好‘东莞制造’新旧动能转换这道考题,龙头带动非常重要。”吕业升表示,东莞近十年产业转型升级,拥有了华为、步步高等多家科技龙头企业,并成为经济转型的凭借点。

      东莞的手机产业,在全球已成辐射态势。据了解,东莞生产的华为、OPPOvivo手机出货量均进入全球前六、稳居全国前三,2016年东莞智能手机出货量达到2.55亿台,占全球1/5,整个主营收入近3000亿元,增长40%以上,带动整个东莞电子信息制造业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20%左右。

      与此同时,越来越多的东莞企业,开始更加融入全球化。

      在2017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期间,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《东方时空》栏目116日晚播出《习主席瑞士之行特别报道——中国制造正在悄然升级》的新闻。东莞得利钟表有限公司成为报道中“中国制造”升级逆袭的典型代表。该公司实现了瑞士厂商难以实现的工艺设计和高质量生产,连瑞士当地工厂也成了莞企的装配合作商。

      目前,位于东莞市凤岗镇的东莞得利钟表有员工700多名,年出口高端成表360万只,仅瑞士名牌高端表壳就有60万只。该企业配套供应链管理园区,2012年还新增了广东省河源市和平分部厂区。

      生产马可波罗瓷砖的莞企广东唯美陶瓷有限公司也有不俗表现。去年55日,唯美集团对外宣布,将投资1.72亿美元在美国田纳西州建厂。项目建设周期预计4年,规划结合国内及欧美先进生产设备,建立4条陶瓷制造业高端全自动化生产线。美国田纳西州州长比尔?哈斯拉姆Bill Haslam为此专程从美国来到东莞,答谢唯美集团的巨资投入。

      这是中国首个赴欧美投资的陶瓷企业,也是东莞土生土长的民营企业中首个赴美投资建厂的企业。该公司正由局限产品“走出去”或者制造端的“局部走出去”,到实现迈出大步——到竞争最激烈的市场投资。其在美国的生产基地将发展为在美国注册自有品牌、运作高端研发的一家纯粹的美国公司。

      不论是项目的引入还是东莞企业的走出去,都离不开东莞这片土地对企业的孕育和扶持。东莞也在努力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让企业发展壮大。

      东莞在打造松山湖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的同时,统筹大学创新城、专业镇协同创新中心建设,结合东莞理工学院理工科的高水平升级,全面提升区域创新能力,与高新技术企业“育苗造林”政策互为促进,将创新主体培育工程落到实处,承接大型公司的国际产业辐射,大小并进、生态互补,将东莞创新产业打造成一个科技原生态森林。这是东莞科技基础的夯实。

      20125月,东莞启动商事登记制度改革,全国首创新业态企业集群注册、“住所信息申报+负面清单”登记管理等模式。到20163月,东莞推行“全程电子化工商登记管理系统”,设立网上审批中心,开启了智慧工商新模式。在此基础上,东莞实施企业登记注册“一网通”改革, 实行“五证合一”。截至201718日,全市累计成立集群注册托管公司534户,登记集群企业12477户,共有23.93万户企业、2.45万户个体工商户(占全市72.77%)换发加载统一社会信用代码的营业执照。数据显示,2013年,东莞每天诞生66位老板,2016年则每天诞生135位老板。这是东莞营商环境的改善。

      东莞打响水污染治理攻坚战,奋力推进截污管网建设,确保2018年底前新建成1800公里截污管网,2020年底前再新增建设1000公里,并按照“一河一策”思路和“收尾一条、在建一条和规划一条”的节奏,全面开展内河涌污染整治和生态修复。这是东莞生态环境的升级。

      吕业升表示,创新驱动并非仅属产业概念,更本质的考量是构建公正合理的治理模式,打造平衡普惠的发展模式,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提升东莞的技术和人文素质,跨过“中等收入陷阱”。

      借“倍增计划”完成动能转换

      吕业升表示,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在201612月底召开的全省经济工作会议上要求加快推动广东率先全面转型,加快向社会主义现代化迈进,东莞作为珠三角经济大市,深感责任重大。

      “东莞必须要有一套内部制度创新。”吕业升说,这套创新,就是把体制和投资者能力动员起来,形成一个内生增长战略。

      吕业升介绍,东莞市非公经济总量约占全市GDP比重的85%,非公企业完成工业总产值、进出口总额都占全市的九成以上,“是东莞在更高起点上实现更高水平发展的重要力量”。

      如果把大企业喻为“皓月”,中小企业喻为“满天繁星”,那么全球化企业落地生长所需的群落要素、生长土壤,从产品集散,到设计者、供应商和销售商的集聚,东莞“繁星”为“皓月”提供的配套链条和供需市场联动,成了大企业全球化生长的重要支撑。

      另一方面,大企业的全球性运作,也让东莞中小型配套企业获得宝贵的国际化经验、技术和供需网,再将这些国际商业元素进行本土化推广,可促成东莞整个商业环境的竞争力往全球标准靠拢。

      也就是说,东莞经济的前途,是实现“满天繁星”向“星月齐辉”的转变。现在的问题是,培育“星月齐辉”,抓手何在?

      吕业升表示,东莞土地开发强度已逼近极限,再往前发展,必须走集约发展的路子,使土地产出效益最大化;同时,东莞“满天繁星”中,拥有一大批行业内的“单打冠军”企业,对这些存量“单打冠军”的培育,唯有实施精准服务、精准扶持之策。

      “具体说来,就是采取一企一策的方法,精准推进。”吕业升称,东莞市委市政府推出重点企业规模与效应“倍增计划”,着力加大“繁星”与“皓月”的产业互动,最终实现东莞制造“十三五”规模和效益之双重倍增。

      吕业升介绍,“倍增计划”整个思路,是从供给侧入手,按照民营制造企业、外商投资企业、已上市或已挂“新三板”企业、高成长性高新技术企业四个类别,各自选取50家共约200家企业,逐一制订行动方案,从五个方面提供扶持:

      一是创新政策要素供给,包括倍增财政政策支持、建立需求导向型扶持机制、实施服务包奖励,以及建立线上线下服务平台等。

      二是创新产业要素供给,包括实施重大科技项目、提高研发投入力度、打造智能制造全生态链条、强化“互联网+”要素支持等。

      三是创新土地要素供给,包括鼓励企业“原地倍增”、建立集约发展用地指标分配机制、创新土地供应、支持总部经济用地、解决用地历史遗留问题等。

      四是创新资本要素供给,包括支持企业兼并重组、成立产业并购基金、鼓励对接多层次资本市场、降低融资成本等。

      五是创新人才要素供给,包括引进优质人才、留住骨干人才、保障教育资源等。试点成熟后,再挖掘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做法,形成适用全市的扶持政策。

      吕业升介绍,2016年东莞生产总值超过6827.67亿元人民币,今后5年,要在经济转型、结构优化基础上实现万亿元目标,“这不是盲目追求经济规模,是东莞作为广东省经济大市和‘世界工厂’的责任担当,也是‘倍增计划’的努力目标”。

      吕业升表示,“倍增计划”作为东莞产业转型的催化剂,将极大地调动企业集约发展的积极性和创造性,促使东莞走上一条与靠资源要素驱动全然不同的集约发展新路,展开说来,就是实现“十三五”期间三个倍增:

      一是试点企业规模与效益的倍增;二是由“倍增计划”引领、各镇街(园区)经济规模与效益的倍增;三是实现全市整体规上工业企业规模与效益的倍增。

      “动能转换完成之时,就是东莞转型升级成功之日。” 吕业升表示,通过“倍增计划”,推动低端、订单式制造业向智能制造转型,使得东莞传统的加工贸易由两头在外,真正实现向自主技术、自主品牌和市场多元化、全球化的转变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信息来源:东莞阳光网